Es gibt kein richtiges Leben im falschen.
There is no way of living a false life correctly.
荒诞的时代没有正确的生活
-- Theodor W. Adorno

悬浮人生

悬浮中国

今年十一假期我去山里玩了。有一个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在外面散步。就在我们仰头看星空的时候,同行的一个中国女生忽然问我,我们的宇航员什么时候返回?我有点尴尬,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国又把宇航员送上天了。我根本不看中国新闻,不关心中国。最近几年我所知道关于中国的事件,都是在国际媒体看到的。比如,今天晚上我听 BBC,才知道西安封城了。 我的这种状态大致是 2017 年之后形成的。从 2009 年看了 Ai Weiwei…

「原生家庭」与 self-parenting

成长性格与命运

我有两个成长经历和我一样惨(可能比我更惨)的好朋友。一个是我之前的 文章 提到的 Surmon,还有一个是把我 friendzone…

试着拥抱对立面的人

J 的故事 认识 J 是在爬七尖山的时候。周末两天行程,总距离 40 公里,总上坡 2800 米,总下坡 3300 米。 出发前大家在群里讨论,民宿应该会有热水洗澡的吧?我开玩笑说我习惯了冲冷水澡,冷水澡有益健康,推荐大家试试。后来在民宿和 J 见面了。他告诉我他也常年冲冷水澡。在深山 0 摄氏度左右早上 5 点,我们在寒风里讨论冷水澡的冲法。在得知我一次只冲 2 分钟冷水后,J 建议我逐渐加长时间。 J 是匈牙利人,5…

Every Path I Went Astray Built My Rome

故事成长开挂人生

一年前,我还在深圳一家区块链创业公司工作。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复杂的 UI…

本站全部文字在知识共享许可协议之条款下提供
© 2018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