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与 self-parenting

成长性格与命运
Photo by Yohann Lc on Unsplash

我有两个成长经历和我一样惨(可能比我更惨)的好朋友。一个是我之前的文章提到的 Surmon,还有一个是把我 friendzone 了的静安区名媛 🙄.

我们的相同之处是都相对于原生家庭走出了很远。从统计上而言,我们比大多数同龄人更「成功」— 从经济收入,职业的不可替代性和特权,以及交际圈的阶层等因素综合评估。

但我们还是经常互相比惨。

有一次吃饭聊天时,他们中的一个提出,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去治愈;像我们这种出厂配置低劣的人,会一直被过去拖累。

我很赌气地说到,三十岁之后就不要再提原生家庭了。要相信自我成长。

多年前我在 Alain De Botton 的 School of Life 频道学到了 self-parenting 这个概念。成长过程中家庭没有给自己的情感支持,长大后我们可以自己给自己。

There is something unbalanced and deeply cruel in the idea of the first 12 years determining the next 50.

我要展开说下这个话题。

但是开始之前,我要明确的是,我很清楚当下的社会现状。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阶层向上流动都非常困难。Isabel Wilkerson 的 Caste 有对美国目前几乎接近种姓制度的社会结构有很深入调查分析。我不了解在中国是否有类似调查,但凭直觉,中国的同样问题不会更轻。

原生家庭提供的资源和机会,几乎限定了你会上什么中学和大学,会和哪些人交朋友。更严重的问题是家庭问题的内化,会影响到一个人的决策能力等综合思维能力。所以,我不相信「你不成功是因为你不努力」这样的狗屎 meritocracy.

但同时,我相信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虽然没那么容易,但人是有可能冲破外在的限制而让自己成长的。

大家都很蠢

我是有点精英态度,但人类心理的易操纵,人的「愚蠢」在现在的信息民主时代已经显露无遗了。

你只需要比大多数人做出更聪明的决策,就很容易走在前面。而这真的非常容易。

多少人家里有电视机?多少人在用抖音?多少人在刷微博?多少人在低智无聊的事物上浪费生命?你需要做的是尽量避开这些东西,就能赚出大把的时间去学习了。

在被社会愚弄和操控这件事上,富人和穷人是平等的。

我的经验应该有点说服力。我 26 岁开始零基础学习编程,两年后就进入支付宝工作,到现在软件开发经验也只有四年,但收入已经高于大多数程序员。这个过程当然有运气的帮助,我也一直对自己的学习效率不满,但我依然是通过正确地使用时间而做到这些的。

当然,我也清楚这样做只是对我很容易,对其他人很困难,但这个实践太容易复制了。

相信神经可塑性

神经可塑性 (neuroplasticity) 是近年来神经科学大众普及度最高的概念之一。神经可塑性是指,通过外在的认知锻炼,大脑的神经网络会重新组织而改变结构。大脑可以经训练而产生物理改变。

身体锻炼,正念冥想等,都可以帮助大脑更好重新自组织。清晰而稳定的认知,平和的心态,抗压韧性 (resilience),都是可以后天锻炼的。

把每一段亲密关系看作学习成长的机会

爱存在的前提是看到对方的脆弱,同时也暴露自己的脆弱。

在我说出这个观点时,我的两个朋友一致认为我书读太多了,现实不是这样的。

确实,我看过所有的关于爱的思考,都给出了这个结论。齐泽克和韩炳哲引用黑格尔辩证法,认为否定性和主体的消除是爱得以存在的前提。Alain Badiou 的小册子 In Praise of Love 指出,爱的关键在于他者性,在于

to construct a world from a decentred point of view other than that of my mere impulse to survive or re-affirm my own identity.

Alain De Botton 的 School of Life 更是把接受他人的和暴露自己的脆弱贯穿在几乎所有情感教育的视频里。

如果两个人都是情感功能百分百正常,主体性爆棚,成功光鲜,那他们为什么需要亲密关系呢?像经营企业一样实现人生双赢吗?

每一次亲密关系都是锻炼自己爱的能力的机会。学会去放弃更多自我主权,去信任,把伤害自己的匕首放心交给对方。

不只是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我和我的猫之间的相处也让我学会了好多。

小时候父母表达对我的不满的唯一方式是暴力。我一向自认为是一个和平和温柔的人,但自从养了猫,我内心的暗黑面被暴露了。一开始猫的行为打扰到我时,比如把我的耳机打翻在地,半夜蹦迪喵喵叫等,我会打猫。是的,我太渣了。

后来随着和猫相处更久,我开始放弃自我中心,从猫的需求出发去理解他。半夜叫是因为饮食习惯不好,白天不吃东西,等着晚上吃。饮食习惯不好当然是我惯的。挑食是因为我喂了太多金枪鱼罐头。我开始去学习养猫的知识,去更好照顾猫。

我甚至有个想法,人们在决定要小孩之前,都最好养个宠物,学习怎么去照顾一个难以沟通的小生命。

投资自己

成长是需要学习的。互联网时代虽有万般不好,但有一个了不起的成就,那就是讯息和知识的可获取性极高。

我订阅了 MasterClass,Udemy, LinkedIn Learning 和 Coursera 的会员。虽然我没有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显然没时间),但在我需要学习某个领域的知识的时候,我可以轻松快速找到最优质的学习资源。

我已经意识到,这篇文章写着写着,自我吹嘘的味道渐浓了。不过我还是要加强一下……

在我和一些高学历朋友交流时,我并不感觉到我和他们有多少知识或见识的鸿沟。这些知识都是以极低成本获取的。我应该值得自豪一下。

2021 年我的成长

2021 年下半年,我开始疯玩。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一个国际旅行团,从那开始,我发现了一个新世界。在这些旅行途中认识的新朋友的介绍下,我开始尝试很多新东西,比如去音乐吧跳舞,去尝不同的西餐厅和酒吧,去玩特技瑜伽,去学 Salsa,去挑战更高难度的登山,去参加全是陌生人的 party 等等。

下半年我几乎没有学新技术,但我也并不焦虑。

这些新的体验也让我认识了很多以前不会想到会认识的人。而这些 titile 说出来都会被大家以「哇……」惊叹的朋友,其实都只是普通人。那些因生活经验隔绝而产生的距离,比如我和一个劳斯莱斯飞机发动机工程师的距离,此刻暂时被消除。大家都是有着各自的欢喜和挣扎的普通个体。我们之间分享着故事,在多元和差异中找到更多看世界的视角。

现在和新朋友见面,他们已经看不出来我社交障碍了。可能我还是能被人观察到有点内向,但我已经觉得非常舒服了。

我相信终身学习和终身成长。如果哪一天我学不动了,再也没法自我更新了,那我才是真的老了。在那之前,我有无穷的可能性。

试着拥抱对立面的人
本站全部文字在知识共享许可协议之条款下提供
© 2018 - 2022